字体

第三百九十章救人


  子辰带着若谖母子和琥珀到了绿洲里的村庄,那里的村民早就走光,空房子多的是,他们拣最好的住下,叶武买了些衣服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送去,并告诉若谖,明儿辰时长安来的官兵要押解她父兄三人上路。

  若谖道了多谢,当天早早地吃过了晚饭,与子辰乔装打扮来到单于庭,悄悄跟一个王宫护卫道:“我是忘忧公主,想求见胡宁阏氏。”

  王昭君早就暗地里交待,若是忘忧公主来了,一定要避人耳目把她直接带到她房间去。

  那个护卫左右看看,无人留意他们几个,压低声音道:“跟我来。”

  若谖和子辰随那护卫进了单于庭,来到王昭君的房间。

  王昭君正在教匈奴人开荒种地,忽有一个丫头悄悄来禀,忘忧公主来了,于是对那些匈奴妇女道:“我突然有些身子不适,先行离开,改日再教各位播种。”

  她匆匆赶回自己的房间时,若谖和子辰已经在里面坐了片刻,他二人见到王昭君,都恭敬礼貌地站起来相迎。

  王昭君派人在门外把守,自己亲手把门关严,转身握住若谖的手,看了一眼子辰,关切地问:“妹妹可还好?”

  若谖道:“我没事,只可怜我父兄正要回长安问斩。”说着扑通跪下,“我也知道欠姐姐许多恩情,可这次我来还要相求于姐姐。”

  王昭君扶她起来:“妹妹怎么这样客气,当初如果不是妹妹出谋划策,我恐怕要在深宫里虚度此生,该我谢妹妹,妹妹反这样多礼,妹妹有什么为难之处,用得上我这个姐姐的,我必定两肋插刀。”

  若谖扫了一眼王昭君的肚子,微微有些隆起,便小心翼翼地扶她坐下,自己和子晨在下首坐下。

  若谖道:“明儿辰时,我父兄三人就会被押解回长安,我想我叔叔最是毒辣之人,绝对会令人假冒银狼,前去截杀我父兄三人,然后会跟押解我父亲上长安的官兵串通一气,说是银狼前来劫持嫌犯,他们迫不得已把我父兄就地阵法,这样一来,不仅除去了他的宿敌,而且还抹黑我父亲私通银狼。所以我想恳请姐姐说服单于明日发兵去救我父亲,顺便抓住假银狼戳穿我叔叔的奸计。”

  王昭君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始终一言不发的子辰,对若谖道:“妹妹放心,这件事我应该还是能办得了的。”

  若谖道了多谢,与子辰悄悄的离去,两人回去之后也是早早的睡下,养精蓄锐,明日好去暗中她父亲和她两个哥哥离开边关。

  自己的亲人若谖不会置之不顾的,她之所以对许夫那样说,纯粹是为了刺激她。

  第二日,她与子辰起了个大早,叮嘱了琥珀几句要好好照顾燕倚梦之类的话,便与子辰出了村。

  两人悄悄地来到鄯善国,果然看见父兄站在囚车里被推了出来,个个披头散发,脸上有伤,应在牢里被严刑拷打过,不由心如刀绞,子辰握了握她的手,给她无声的慰藉。

  两人骑着马远远的跟着方永华和靖涵兄弟两个。

  押解方永华父子三人的队伍在走了两个多时辰之后,来到了一片林子附近,此时已是正午,阳光火辣辣的照射着大地,烤得人唇干口裂,正是人昏昏欲睡之际,忽从树林里窜出许多人来,手里持着利刃,向囚车的方向奔驰而来,为首的是一个戴着银狼面具的汉子,他扬声大喊:“银狼在此,谁敢劫走我义父!”

  方永华在囚车里一见此景,心中便已明白过来,是方永庆在背后处心积虑的暗算他,他搞来这一票假银狼的人马,还装腔作势的公开身份,叫这些朝廷派来的官兵听到,圣上本来只是怀疑他与银狼私通,这时却是变成了证据确凿的事,自己想要翻供沉冤得雪的机会越发渺茫,只能在心中暗暗叫苦。

  银狼和他的手下彪悍异常,骁勇善战,只十来个回合,就把长安派来的官兵杀的抱头鼠窜,然后直奔方永华父子三人而去。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昭君带着人马及时赶到,命弓箭手把银狼及其手下团团围住。

  若谖万没想到王昭君都有身孕了,还亲自带着人马前来救她父亲和两位哥哥,心中大为感动,忙迎了上去,叫了声:“昭君姐姐。”

  王昭君顾不得与她寒暄,对假银狼和他的手下喊话道:“你们速速下马受缚,不然弓箭无眼,格杀勿论!”

  假银狼和他的手下有些慌张,事情似乎并未按他们之前预计的那样发展,怎么王昭君会突然出现?

  正在他们犹豫不决之时,忽见远方卷起漫天黄沙,那黄沙由如被一阵风卷着似的,刹时便到了他们跟前。

  假银狼和他的手下一见来人,全都雀跃欢心起来,纷纷叫嚷着:“方将军,你来得可真及时!”

  来人正是方永庆,至少带了千余士兵,比银狼、王昭君和押解方永华三父子的人加起来还要多一信。

  方永庆只威严地淡扫了银狼一眼,并未理银狼等人,将手一挥,那千余士兵训练有素地散开,把他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昭君有些诧异地四顾,怒问道:“方将军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