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章:死人了


  中午,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突然来了一通陌生电话,我“喂,哪位?”,是林冰颜打来的,让我去教学楼一趟,说是那边出大事了。

  顶着好奇心就过去了,刚到教学楼就看见密密麻麻的人群,是周末完回来上课的学生,旁边停着警车和救护车。

  我挤进人群里,只见被警戒线拦住的地方,有一滩血,还有旁边用白布盖住的尸体,校领导正在和警察沟通着,死人了。

  林冰颜正站在我旁边,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看见我也没有说什么,医护人员把尸体抬起来的时候,一阵风把白布吹开了。

  死的是一个女学生,身体摔得扭曲了,不过眼睛挣得好大,感觉眼珠里面有什么,还没仔细看,警察拿起白布重新盖了上去。

  这件事不简单,死者的身上有一股戾气,而且面部发白,感觉像是被人控制了。

  尸体抬走后,校领导和老师组织疏散围观的学生,教导主任还在一旁忽悠说,是学习太抑郁自杀的,这种屁话谁会信。

  人群散后,我看向一名正在和学生讲话的警察。

  那个警察好眼熟,那不是我三叔嘛,早就听妈妈说三叔是干警察的,没想到在这遇见了。

  三叔是30岁的大小伙,到现在都没结婚,传承了我奶奶的优良基因,穿着警服英俊帅气,但就是没有女朋友,为此奶奶可是操碎了心。

  我朝他走去,三叔正好问完话也看见了我,“小叔”我对他打招呼,“哎,小冬你怎么在这?”小叔问道。

  我笑呵呵地说:“我就在这上学啊!”,小叔听后点点头,我继续问:“刚刚是不是死人了?”,小叔看向案发现场说:“是啊”。

  “小叔,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死的人很奇怪”我说道:“我就不打扰你办案了,有需要今晚找我”,说完我便离开。

  小叔听完我说的话,站在那思考着,家里只有小冬继承了老妈的通灵术,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我走向旁边的小卖部,林冰颜尾随着我,我买了瓶冰红茶,也拿了瓶给林冰颜,她接过后一直不说话,感觉有什么事。

  “陈冬,刚刚死的那个人,是我的舍友”林冰颜突然开口,然后哭了起来。

  什么?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对啊,死的那个人不就是张颖嘛,之前还见过。

  我摸摸她的头说:“乖,别太伤心了”,没想到她居然抱住我,哭的更厉害了,我此时站着好尴尬,小卖部的啊婆正笑嘻嘻地看着我俩。

  不远处,徐世贤也一脸坏笑地看着我们,旁边的李志飞则是一脸茫然。

  林冰颜哭了一会,我边安慰她边送她回宿舍,嘱咐有事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张颖的死很蹊跷,万一有什么联系,我害怕林冰颜她们会有危险。

  我回到宿舍,看见李志飞在收拾东西,“小飞,世贤去哪了?”我问道,志飞把衣服扔进桶里说:“不知道,一回来就出去了”。

  我打开柜子拿出烟盒走出门,在门口抽了一会,徐世贤就回来了,我吐了口烟问:“打听到什么了?”

  然后递给他一根,他点着烟说:“嗯,女孩昨晚大半夜跑去教学楼,听她舍友说女孩出门时在自言自语,感觉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那个女孩我认识,是林冰颜的舍友,前几天见过”我说道。

  世贤想了一会,靠着墙问:“是林冰颜让你去女生宿舍那次?”,我点点头,继续说:“咱学校的那家萨洛克水吧的老板,你去跟他打听一下四年前死人的事,他知道些什么,不过不敢说”

  世贤咧嘴笑笑,把烟头踩灭说:“ok,完事后要记得请客”,我跟他了一下击拳:“辛苦了!”

  走进宿舍,听见手机来短信的声音了,打开一看是小叔发来的,“小冬,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回到,“我要去看看那具尸体”,发出去后便收到了回复,“好,今晚我下班后去接你”。

  晚上,刚下晚修就接到了小叔的电话,我跟班主任老黄打过招呼,今晚回家睡,小叔开着轿车在校门口等着,我拿好东西跟着他一同去看尸体。

  警察局太平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