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一章 结怨 上


  姜平原先时隔半个多月终于回家的大好的心情,早已被这些人毁的淡然无存,这会儿只剩下愤怒。

  听到姜平的怒喝声,东兴帮众人皱着眉头纷纷转身,正好见姜平黑着脸朝这边走来。

  “是你?”李姓武师见到来人正是姜平,率先反应过来。

  那被尊称为张爷的中年人并没有见过姜平,看到其他人一副惊讶的神色,对着李姓武师好奇道:“李锐,他是谁?”

  这名李姓武师原名正是李锐,这会儿听到张爷问话,连忙上前,低声道:“张爷,他就是东海狂徒,姜平。”

  “哦~”张爷听到来人居然是姜平,粗重的眉毛一俏,一脸诧异。他没想到姜平竟然还敢出现,不由得有些对姜平刮目相看,不过他并不因此而放过姜平,反而更想好好教训一下姜平,让这种有骨气的人服软更能给他带来快感。

  张爷真名不详,但在东兴帮排行老五,所以自称张五。东兴帮弟子都称呼他为张爷,而外界都尊称他一声张五爷。

  张五面带笑意,上下打量着姜平,突然开口道:“你就是姜平?”

  姜平实际上非常讨厌被人像宠物一样的打量,尤其这样打量他的人还是个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不过平常人这样打量,他,姜平虽然不喜,但也不至于恼怒。但这人说砸了他的家以儆效尤,这就让姜平不得不愤怒了。

  姜平这会儿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冷冷道:“我的姓名你不配知道。”

  这话说完,包括李锐,还有那些小混混们纷纷大怒,叫嚣着姜平不知死活。

  李锐刚想上前痛骂姜平,却被张五爷伸手组织,张五听到姜平的话,心中恼怒,但面上却保持着微笑。

  甚至拍掌赞了一声道:“好,不愧于东海狂徒的称号,为人却是狂妄。口气狂妄,行径更是狂妄。得罪了我们东兴帮却不逃走,反而送上门来。还口称我不配知道你的名字…”

  说着说着,张五脸色渐变,阴沉下来:“不过,年轻人太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

  本来姜平见张五听了自己的讽刺没有生气,让姜平心中产生了一丝小佩服,以为这人养气的功夫不错。没想到他变脸这么快,看样子练得还是不到家,姜平这会儿连仅有的一点点佩服都没有了。冷笑一声:“磨磨唧唧,要打就打,装什么高深啊。”

  “我去,姜平你真的是不知好歹,张爷客客气气的跟你说话,你竟然大言不惭。”李锐在旁边实在忍不住开口骂道。

  上次姜平见这李锐虽然本事不济,但多少还有点武师的气质。这会儿在这中年人面前变现的跟个痞子一样,让姜平很是反感,喝道:“看来上次被我教训一顿还不够长记性,这次又来张记性来了,很好,你们今天成功让我生气了。”

  李锐听姜平说起上次之事心中有气,但也自知不是姜平对手。对张五低语两句,希望张五出手帮他狠狠教训姜平。

  张五点点头,对着姜平淡笑道:“年轻人你生气又能如何?”

  姜平冷冷道:“我一生气,就喜欢让人付出代价。”

  众人哈哈大笑,张五也笑的胡子抖动,盯着姜平说道:“在东海东郊这块儿,只有我们东兴帮生别人的气,还没人敢生我们东兴帮的气,你是第一个。我们东兴帮教训的人,不管对错,同样还没有敢说让我们付出代价的,你又是第一个。只能说你很荣幸,也很不幸!”

  姜平不气反笑道:“看你的意思是不愿意付出代价喽?”

  “都这会儿了,你还能笑得出声,不得不说但凭这份狂气,我们东兴帮的那帮小子比你差远了。”张五脸色骤变,“不过,这份狂妄代价你付不起的。”

  姜平淡淡一笑:“里嗦,是不敢动手吗?”

  听闻这话,张五狠狠一笑:“年轻人,让我先出手对付你这晚辈,是怕有损我名声啊。”

  姜平嘿的一笑:“我其实也是这么想到,所以一个劲儿的挑逗你们,你就是不动手,让我很为难啊。我来趟家不容易的,还想着早点收拾你们回家休息呢。”

  李锐几人听到姜平的“大言不惭”,纷纷大怒,又自知不是姜平对手,纷纷看向张爷,希望张爷能出手好好教训姜平。

  张五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双手狠狠握拳,关节被力道捏的发出脆响,盯着姜平怒喝一声:“你找死,也怪不得我了。”

  说罢,闪人到姜平跟前与姜平斗在一起,姜平这会儿倒是并没用上降龙掌法,只是用简单的拳法与张五过招。姜平虽然没有喝过秦凝给的红色药剂,但在练成伏象功达到凝气境一层时,体质悄然达到了七阶武师的地步。

  体质虽然不在张五之下,但不动用降龙掌法的情况下,姜平的实力却不及六阶武师张五,盖因为张五在六阶武师浸淫多年,一手拳法练得炉火纯青,威力不凡;而姜平之前恶斗虎象兽导致身受重伤,现在并未完全康复,实力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