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九章 百草圣园


  牧岩很痛苦,捂着自己的脖子,想要将吃下去的毒草吐出来。

  可是这毒草被服下后,被咀嚼的毒草就像消失了一般,无论牧岩怎么呕吐,也吐不出来。

  毒草的毒性很猛,牧岩疼得肌肉都痉挛了起来,以至于最后牧岩被毒草的毒性侵蚀得失去了知觉,意识也变得有些不清晰。

  牧岩不服,运转灵魂力要与这股毒性抗衡,也只是延缓了毒性的侵蚀速度。

  他现在很后悔,随随便便就把这路边的东西就吃了,也没有考虑后果,不能随便乱吃东西,果然是有道理的。

  也不知道这毒草的毒性,会不会致命,目前为止还没有达到危害生命的警戒线。

  牧岩被未知的力量强行带到了这里,也不知道对方什么目的,但是牧岩要确保毒草在危及性命之前,必须要解除毒草的药效。

  这效果实在太猛了,简直比喝了高强度的白酒,还要强好几百倍,这肚子里,有火在烧。

  牧岩忍着痛楚,继续向前爬行,路过那些散发霞光的植物,牧岩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一朝怕蛇咬,十年怕井绳。

  牧岩吃了毒草这事还没过去,就别说其他的植物了,不管其他的有毒没毒,他是不敢再去吃了。

  爬行了好一阵子,牧岩已经深入此地,他发现现在看到的植物越来越多,品种也更加繁杂,牧岩很好奇那些植物有什么药效。

  可是想一想肚子里的毒草,就一阵后怕,要是吃下去又是毒草该怎么办。

  牧岩艰难地喘了一口气,经历长时间的爬行,身体异常的酸痛,他侧身平躺,实在爬不动了。

  肚子里的毒性也越来越强,牧岩很痛苦,额头上都是汗水,他的状态越来越差。

  牧岩心率加快,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这毒草的毒性果然够强,无论牧岩怎么用灵魂力去压制,效果也是甚微。

  牧岩不想死亡,没有找到强制带他这里的目标,就只能自己拯救自己了。

  既然是毒草,要想克制,何不以毒攻毒,牧岩一狠心,抓住身旁的那株植物,二话不说就吃了下去。

  牧岩疯狂地咀嚼,也不管它苦不苦,但是他吃起来的时候,尝到了一点点甜味。

  怀着忐忑的心情,牧岩吃下了这株植物,然后躺着地上,大声喘气起来。

  他不知道这株植物的毒效如何,或者低,或者高,或者不分伯仲,能够将救自己还是害自己,也只能等了。

  植物的效果很快发挥作用,不出所料,这株植物也是毒药,而且它的毒性,比之刚才吃的那株植物更加强烈。

  牧岩疼得打滚,汗水不断地从皮肤表面涌出,他咬着牙齿,发出打磨的声响。

  两股毒性在他的腹中碰撞,交融,形成了一股奇怪的效果形态。

  他能感受到,虽然毒性依旧强烈,但是之前的毒性被冲淡了许多。

  以毒攻毒,的确起到了作用。

  牧岩开始放心毒性的效果,冷静地躺在地面,静静地等待着毒性的中和。

  搞什么鬼,将自己带到这里的家伙,又不出现,等我待会恢复了,一定要找到他,并且要让他付出代价。

  毒性中和的很快,每一处强烈的碰撞,都会加重牧岩的痛苦,但是腹中的毒性在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