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六十一章精明的赤炎之王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26412#20070#26368#24555#26356#26032#32593#31449#104#116#116#112#58#47#47#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32#25110#32773#30334#24230#36755#20837#32#20113#26469#38401#12305;

  “赤炎之王,不用再装了。”无奈的夏婉婷只好说话制止了彼此之间的演戏,一切都是自己大意了,本以为蛮荒之地的魔族即便再聪明也不会聪明到哪里去,而且一出生就被捧到顶端的他至少不会习惯这其中的尔虞我诈,原来一切都错了,夏婉婷只好停止现在的一切。

  “哦?”赤炎之王拉长了声音对其说道,“没有想到你这么聪明,才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发现了异常,我现在倒是有些喜欢你了,看你的样子在仙界之中应该算得上是比较完美的女子了,不如以后你就跟着我,我想我会给你一个赤炎之王王妃的身份的,到时候你的心愿就可以实现了。”

  夏婉婷望着如同仙兽一般存在的赤炎之王,脑海中不禁闪现两者在一起时候的情形,立即摇晃了一下脑海,“赤炎之王,既然你是那么精明的一个人,那么我现在就直接说明我的来意,我要见你们魔界的魔主,我有事情要和他商量,这事情关系到你们魔界的巨大转变。”

  赤炎之王没有想到夏婉婷的目的竟然会是见魔主,不过他却是十分肯定的摇了摇头,对其说道:“你想见我们的魔主,难道就以为找到这么些红色的仙果就可以了吗?别说是你区区一个仙人,哪怕是赤炎之王的我,想要见仙主都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见到的,所以这个事情你还是不要想了,不过,你说的事情可以和我说说,说不定我会帮助你去见魔主。”

  夏婉婷还未说话就发现周围所有拿着武器对准自己的赤炎一族族人,正在逐渐的缩小包围圈,夏婉婷望着赤炎之王和他的族人,心中不断的在思考着如何令赤炎之王相信自己,但是她所得到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根本无法抓住赤炎之王心中所想,抓不住就无法让其相信自己。

  “赤炎之王,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但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就是你的心中是否一直有一个憎恨的人,如果你帮助我见到魔主的话,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夏婉婷突然间想到了这样的事情,于是在这最后的时间之内,想要找寻改变现在局面的机会。

  “你说的是那个该死的人类?”赤炎之王满脸愤怒的看着面前的夏婉婷,脱口而出的说道。

  夏婉婷见到赤炎之王脸上的表情,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类能够将赤炎之王的内心充满如此强大的怒气,夏婉婷见到赤炎之王想到了他憎恨之人,立即趁热打铁的说道:“赤炎之王,我想你的心里很想将那个人类杀死,可是你没有能力杀死他,所以现在我愿意帮助你除掉他。”

  赤炎之王望着夏婉婷,问道:“我该如何相信你们卑鄙的人类呢?”

  “因为我和你憎恨的人一样,我也是人类。”夏婉婷说出了这个理由,她相信自己就算说的再多不仅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反而会引起赤炎之王的怀疑,说的模棱两可倒是会令赤炎之王的内心深处变得被动起来从而容易相信于自己。

  赤炎之王那双充满精明的眼睛不断的扫视着夏婉婷,夏婉婷说的话不错,想要战胜那该死的人类,唯有找一个熟悉人类的人类,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找到他的弱点,从而打击,“你说的不错,但是我却无法相信卑鄙的人类,除非,你愿意对天发誓,愿意相信伟大的魔主大人,从而效忠于我赤炎之王,那样的话我倒是可以答应你,有机会一定会带你去见魔主。”

  夏婉婷听到赤炎之王的话,心中暗暗的冷笑了几声,这赤炎之王当真是精明的可以,在内心如此愤怒的情况之下都能够变得这样,那么自己只要对天发誓之后,就将自己彻底的埋在了魔界之中,这绝对不可能,但是如果换另外一种方法的话,那岂不就是让自己身处险境了吗?

  “伟大的赤炎之王,我夏婉婷虽然只是一个女子,但是我是真心的想要帮助你赤炎之王,所以我觉得许下誓言是对赤炎之王您的大不敬,所以我愿意将我的灵魂为您敞开,你可以将你灵魂凝聚成为烙印融入我的灵魂之中,那样我就完全的听人于伟大的赤炎之王您了。”夏婉婷想到了自己一贯喜欢的做法,灵魂烙印,这样的手段夏婉婷相信绝对没有人能够战胜自己。

  赤炎之王皱了皱眉头有,灵魂本是每一个生命物种最为关键的所在,不仅仅仙界是这个样子,连魔界都是如此,正是因为这一常识,所以灵魂就成为了所有魔族和仙人的共同守护之地,但是眼前这个女子竟然要对自己敞开灵魂,这是陷阱吗?赤炎之王的心中变得有些不敢相信起来。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赤炎之王问夏婉婷道。

  夏婉婷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对着赤炎之王说道:“当然了,不然的话我想赤炎之王您也不会太过于相信我,说白了我想见魔主其实也是为了一个人类,一个如今已经生存在魔界的一个仙人。”

  “谁?”赤炎之王听到夏婉婷的话,立即出声询问。

  “一个名叫闫长钰,身边有着一只强大的仙兽,血魔通天。”原本夏婉婷并没有想到闫长钰,但是当她想要找寻另外一种方式来改变赤炎之王束缚的时候,想到了契约,当契约浮现在自己脑海之中的时候,闫长钰三个字立即闪现,而夏婉婷趁机抓住了这三个字,立即想到了赤炎之王所憎恨的人类,一个生存在魔界之中的人类,想到这夏婉婷决定和面前这个该死的赤炎之王赌上命运,那就是赌赤炎之王是否憎恨闫长钰。

  “血魔通天?”赤炎之王双目有些泛红的看着夏婉婷,说出了血魔通天四个字,当这四个字从赤炎之王嘴中说出来的时候,夏婉婷脸上的表情变得平静起来,她知道自己的命运一直都是比较幸运的,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她知道赤炎之王一定知道血魔通天甚至于是闫长钰。

  “赤炎之王大人,你知道血魔通天吗?”夏婉婷的语气之中充满着焦急,似乎很想从赤炎之王的口中听到关于血魔通天的消息一样。

  赤炎之王望着夏婉婷,双目微凝的问夏婉婷道:“你为何会如此的憎恨血魔通天和闫长钰呢?”

  试探自己?听到赤炎之王的问话,夏婉婷心中明白了这关键所在,于是开口说道:“当初我仙界之中有着一个不是很强大的宗门,它乃是七重天的一个小宗门,而我就是宗门宗主的女儿,可是有一天我宗门的弟子无缘无故的死去,死时候的样子极为的凄惨,乃是被人吸干了鲜血而死,这件事情引起了我爹的注意,一路追查下去,最终发现了闫长钰和血魔通天,于是我爹便集合宗门之力前往他所在之地,想要将其消灭,为弟子报仇,但是这一去却是不再复返,这家伙竟然杀了我爹,所以,为了报此仇我要面见魔主,说着他要掌控整个魔界的意图,正是因为这个仇恨我才一直隐藏在这儿。”

  “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赤炎之王的心中有些相信夏婉婷的话,之前说话之时语气之中的仇恨可不是凭空能够有的,赤炎之王长长的叹了口气面对着夏婉婷说道,“恐怕你的愿望要难以实现了,那该死的闫长钰仗着救回了我魔界魔主之女的机会,成功的获取了她的芳心,从而得到了魔主大人的青睐,如今更是被魔主留在了身边,想要将其扳倒绝非是件容易的事情。”

  “啊!”听到这些话,夏婉婷如遭雷击,满脸惊讶而又焦急的神情对着赤炎之王问道,“赤炎之王大人,难道我的仇就无法报了吗?”

  赤炎之王双目泛红,狠狠的皱骂了一句说道:“哼,那个卑鄙的人类怎么可能会一直这样安稳下去,我相信只要我们等待,我想一定有机会将其干掉的。”

  “我们?”夏婉婷如何不明白面前这个赤炎之王一定十分的憎恨闫长钰和血魔通天,抓住了赤炎之王话中之意是套取更多的信息。

  赤炎之王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是我们,我和你一定都憎恨着那该死的闫长钰,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一定会成为魔主大人的青睐之人,我赤炎一族之内唯我才配得上魔女,但是是他抢走了我的魔女,此仇不共戴天,我一定会将其挫骨扬灰,抢回属于我的一切。”

  夏婉婷的心中乐开了花,她知道自己还需要再烧起一把火,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得到这赤炎之王的重用,于是双手一阵变幻之后,夏婉婷的面前出现了一堆散发着七彩之光的仙器,这些仙器只有那么十几把,但是却是夏婉婷从神魂空间之内找出来的低等的仙器,相信有了这把火一定会引起赤炎之王的重用。

  “这是仙器?”夏婉婷还没有说话,赤炎之王就有些惊呆的看着夏婉婷面前的仙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