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章 天下甲等


  第二十章天下甲等

  李子雄连连赔笑,手中才气一扬将老执事的文笔送回文典,才长出了一口气,要知道若是真因为自己没说明白造成了老执事下笔,那可算是舞弊了!这一下可是毁了两个人啊!

  李子雄大笔一挥,在诗词的空白处写下了甲上两个大字!顿时试卷纸上才气收敛,尽数注入了这两个字上,原本两个黑色的字也变成了亮金色!

  众人见的李子雄落下评分才松了一口气,几百年难出的甲上诗歌就在他们的眼前被评判出来,可谓是诸圣保佑了,若干年后人族众学子在学习这首诗歌的时候,会介绍是自己等人为这首诗做的评判!

  有的老举人已经想好回家要在族谱上怎么写了,就写南国四百六十一年,源城晋身之考出天才学子一位,作传世绝世战诗一首,我与诸位同袍为其评定甲上等级!

  有些年轻的执事直接将这首诗歌拓印在自己的空白文页上了,这首诗可谓难得的夯实基础的诗歌,若是在秀才或者举人境地可以用这首诗好好磨练,那么来年开春的进士之考有望啊!

  而那些没有空白文页的老举人已经将这首诗默背下来,虽然自己的文页以满,但是可以留给自家的后辈作为文典的第一个篇诗,如此才华的诗篇肯定能为其打下牢靠的基础。若从小才气便能超过旁人一成,日积月累那是多么恐怖啊!。

  李子雄见众人都抄录完毕,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诸位大人,这诗歌既然已经评定好了等级,咱们便继续评分吧。”

  众人连连称是,李子雄翻回试卷,打到方才跳过的论述题,方读过几行便眉头微皱,快速的翻看了纸上的答案后递给一旁的刘执事沉默不语。

  刘执事接过看了看也是眉头一锁,看着试卷沉默不语。

  两人这般情形,可是急坏了在场的诸位执事,原以为这两人看完最起码能给个评论,可是这两个人竟然像是失了神一样伫立在这里一动不动。

  “哎呦,你俩这是怎么了,题答得怎么样啊?倒是说话啊?”

  “是啊,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

  “李兄?李大人?你说句话啊”

  众人乱成了一锅粥,你一言我一语的将李子雄从思考中吵醒,李子雄没有回答众人的问题而是问道:“诸位若是一个书童写出了一份举人考试需要的文章那么该如何给分?”

  此言一出,众人皆愣,刘执事也是回过神来,将试卷传递给诸位执事说道:“各位自己看吧,这小子所答的论述题的思路、格式竟与举人考试的十分相似!”众人拿过来试卷传阅之下,发现正如刘执事所言,这份答案无论是格式还是答题的方式都与自己平时做的举人文题差不多。

  刘执事见得众人不说话,便再次开口说道:“究其内容深度与文采措辞,就算是在举人考试中也可拿个乙上亦或甲下,只是这乃是晋身考试,我等又当如何给分?”刘执事话罢看向李子雄,却发现李子雄也是看向他。

  “诸位有何高见?”李子雄开口问道,他此时也是无法做抉择,要听一听众人的意见。

  “这个...”众人一时语塞,都在思考要如何评定。

  半晌有人开口道:“此文章的确不错,但是这论述之题从我南国四百年历史中也未见过一个甲上,就算是八国加起来也不过有两三个甲等,我觉得我们还是给个甲等免得天下读书人的悠悠之口啊。”

  此言一出众人议论纷纷,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不过的还是大多数人赞同其的观点,只有几个人要坚持给甲上。

  “不行,如此年纪便能写出此等论述,必须要给甲等”方才的老举人便是坚持要给其甲上他觉得不能用举人的标准去评定此题,毕竟这只是晋身考试,如此年纪便能做出一些秀才举人都写不出来的论述,可以说是万中无一的人才!必须要给其最高的待遇。

  “大家且听我一言”儒家刘执事想了想说道:“我们不如看看他前面两道题答得如何,大家再思考思考在做决断也不迟。”

  众人也点头称是,一人手快翻开了试卷的前两页,心中却还是仍然思考到底给什么评等比较好。

  他没看卷中的答案,而是直接翻到了两题的评分之处,因为这是又圣笔亲判,绝对不会错!

  他翻开那一页,骤然间金光耀眼,一时间厅内众人无不炫目,随后金光渐渐消散,只留下纸上的四个大字!甲上!甲上!

  两个甲上!文史与典籍两道第大题竟然都是甲上!而且是圣笔亲裁的甲上!

  殿内再次沉默,殿内的人有的激动,有的震惊,却没有人在说话,默默地看着那份卷子。

  半晌。

  众人再次将试卷传递到李子雄手上,不论众人如何讨论,也不过是参考意见,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由这位李大人来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