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五章 曹家雨辰


  第二十五章曹家雨辰

  陶星言转头看去,身后拿桌的一名青年,手握酒盅正虚空举杯向陶星言微笑。也正是此人提出要为陶星言解答疑惑。

  “这位兄台是?”陶星言轻声问道。

  那青年放下酒盅,站起身来一抚长袖对着陶星言拱手笑道:“呵呵,在下曹雨辰这厢有礼了。”

  陶星言也站起身来,一边回礼一边打量着青年,只见这青年个子不高,一袭鸦青长衫,腰间挂着一块白色的玉佩,手中拿着一柄檀色折扇,肤色略黑在双颊微微透着一丝红润,嘴角和眼角都带着笑意,整个人看起来一副世家公子的气质。

  陶星言正准备开口说话,一旁的县丞李子雄也起身说道:“我当是谁家的青年俊杰那,竟是西城曹家的二公子。”

  陶星言听得此话微微一怔,方才刚提及那曹家下属的庆文轩之事,此时这曹雨辰便冒了出来,难道是要为那曹老板找场子?

  陶星言心下思量,那曹雨辰并不知道,他向前走了一步,先对着县丞李子雄行了晚辈之礼,旋即说道:“李大人好,雨辰替家父向您问好。”

  曹雨辰规规矩矩的向李子雄行礼,李子雄却不是很受用,冷哼一声说道:“我刚驱逐了两个你们曹家的人,你这曹公子便来了,真是来的好巧啊。”

  陶星言知道这是李子雄为了保护自己在敲打那曹雨辰,心中大是感动,要知道那西城可是比源城要大上十倍不止,曹家在西城雄霸百年,底蕴惊人,而李子雄不过是一名举人县丞,为了维护自己,先是驱逐曹家捕快,与曹家产业,如今又是直面曹家嫡系公子,这份情意着实深重啊!

  陶星言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不能再让李大人搀和道这件事情中了,正准备与曹公子相谈,却听其先说道:“李大人误会了,晚辈怎么来此可不是找麻烦的,反而是代表曹家来向这位文兄道歉的。”

  曹雨辰诚恳的说道:“关于方才大家讨论的那庆文轩之事,我曹家早便得知,若不是当时临近考试,小生早已向陶兄登门道歉。”

  李子雄面色微微缓和,却还是说道:“那你今天来又是什么意思?对我处罚那两人可有看法?”

  “适才李大人对那两人的处罚十分的公正,我曹家绝无不满,这两人回到家族之中,还会受我曹家家法的处罚,”

  曹雨辰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将自己面前的酒盅倒满说道:“陶兄,雨辰近日来正是要当着这全体源城名流的面,向你表示歉意”曹雨辰话罢举起酒杯虚空向陶星言敬酒。

  曹雨辰这一番话可以说真诚无比,让全场人的客人都动容,陶星言也是心中一动,要知道这曹家以可是地方豪门,其中的嫡系公子以这么低的姿态当着众人的面向自己道歉,足可以见到曹家的诚意了,若是说方才陶星言还对自己没有亲自挤垮庆文轩有些遗憾,此时这一丝遗憾也都消失殆尽了。

  陶星言也斟满酒盅,对着曹雨辰说道:“曹兄不必如此,在下早已忘却当时之事,这一杯酒权当作你我二人相识!”话罢陶星言与曹雨辰一同饮进了杯中酒水,相视而笑。

  百味居中紧张的气氛终于解除了,一直绷着神经的众人也都不断的笑称两人是青年才俊。

  “既然曹公子来此是包含善意,何不来桌前一叙?”李子雄邀请曹雨辰与陶星言同桌。

  曹雨辰坐定,对着桌上几人微微一笑,继而对陶星言说道:“陶兄适才问这文士的等级与诗歌的层次,便由雨辰为你解答如何?”

  陶星言谢道:“先行谢过曹兄。”

  “举手之劳”曹雨辰将手中折扇展开,微微一笑继而说道:“大家都知道咱们人族人族通过学习经书文义、琴棋书画来增加才气,强化自身的文典,不断通过境界。而成为文士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正是通过考试获取先贤圣院与诸位先贤赐予的才气而凝结文典成为文士。”

  曹雨辰看向一桌的新晋准书童们说道:“几位小兄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成为了书童,只要几日后前往学院内经过才气的洗礼,就可以凝结文典,文士可以在文典中的副页写作,读书,在主页可下自己的书画或者经文以来战斗或是施展能力。”

  “而等你们凝结文典后,就成为一名真正的文士了,你们现在只能称作准文士。”

  曹雨辰展开折扇说道:“文士分十个境界,分别是:书童、书生、秀才、举人、进士、主簿、典史、少傅、太傅,司马,而这是个境界也是有很大的区别,”

  “书童、书生、秀才、举人、进士五个境界是可以通过考试来晋升的,也就是说若是你天姿不够,只要肯努力,还是有希望成为一名进士的,不多这需要积年的苦工。”

  说着曹雨辰环视了一下在坐的几个上了岁数的老秀才、老举人他们就是这种只能通过考试来晋升阶位的人。

  那些老文士也是点了点头迎合曹雨辰的话,他们虽然年迈,但是仍然有一颗向学的心,也没人知道他们会不会在下一次考试中成功进阶。

  看着若有所思的新晋书童们,曹雨辰继续说道“至于这第二种嘛,叫做未晋文士”

  曹雨辰展开手中折扇,笑道:“这一类文士是指没有参加考试便获得了足够的才气,这些才气可能是得益于他日积月累的学习,或是是他写出一些极具内涵的文章,与顿悟,而这类文士可以说是天之骄子,就连文典都会与常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