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十六章 冰封三尺


  第三十六章冰封三尺

  吴尽欢与紫袍奸人开始了针锋相对的交战,以两人为中心的战场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偶尔有一丝丝的才气或者魔气溢出。

  只见那紫袍奸人四周黑色的魔气翻涌,一道道黑芒从文典中不断的打出,震荡向四周的所有角落,转眼间便方圆六丈的战场中已经有诸多散发邪恶气息的黑芒,在这魔气当中更是隐隐藏着一丝丝像是毒蛇般的细线,似乎马上就要跳出来咬人一口。

  而吴尽欢身边则是与其相反,只见吴尽欢周身尽是寒冰飞雪,以他为中心朝着紫袍奸人的方向发出阵阵寒冰凝结的飞刀,周围的温度也因为他的才气施展开来变得冷若寒冬,而吴尽欢手中也多出了一把白玉折扇,上面写着一个雪字!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冷芒,更有丝丝寒气在扇面上氤氲。竟是一把进士文宝!

  两人气势相比难分轩轾,只是那奸人面带狞笑而吴尽欢冷面若雪一言不发罢了。

  两人对峙了半刻,双方竟然谁都不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也不能为自己后面的攻击占下先机,便不由得抢先出手,紫袍奸人面待狞笑,如同一只妖兽一般带着黑色的魔气向吴尽欢冲了过来,但见其黑色的文典翻页,露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文文字,忽然黑气乍现从中射出一道恐怖的黑芒,更是带着刺耳的声音直取吴尽欢的正面。这是他性命想休的魔气!是成为奸人的时候魔族赐下的。

  见得紫袍奸人这般攻击,陶星言与曹雨辰的担心也到了极点,虽然知道这个奸人的手段高深,但是依旧没有想到竟然如此难惹,仅仅是唤出一首战诗便能有这般威力!

  陶星言等人为吴尽欢担心,可是吴尽欢却是面无表情,眼见着恐怖的攻击向自己袭来,吴尽欢手中的折扇轻轻展开,然后也没有其他的举动便见得其周身的数十枚冰雪飞刀向前方飞射而去,一把接着一把与紫袍黑衣人的魔气相碰。

  那飞刀刚飞出去的一刹那便带有响亮的破空之声,散发的寒气更是让人如坠冰窟,数十道飞刀瞬间化做了千百枚飞针向那文典中射出的黑气,瞬间飞针将黑气围了个严严实实,黑气也不再有方才那边的滔天威势,在飞针中胡乱的冲撞,却不能从中冲出!

  见得场中的情形陶星言等人松了一口气,原本担忧的心也放下来了一些,吴尽欢不愧是资深的举人,手段端是了的!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竟然都能轻而易举的应对。

  紫袍奸人见得自己的魔气被吴尽欢打出的千百冰针所困住,无法挣脱而出,心头一怒,发出一声怪笑,原本邪恶阴鹫的面容变得更加狰狞,只见其又从文典之上射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飞向那千百枚冰针,旋即整个人向野兽一样扑向了吴尽欢。

  他人还没到吴尽欢身边,而先去打出的黑气竟然先行融入了那千百枚飞针的缝隙之中,待到黑气布满所有的空隙,那原本困住魔气的飞针突然爆炸开来,千百枚冰针支离破碎,瞬间便化作了一丝丝白色的才气,飞回吴尽欢的文典之中。

  由于困着魔气的冰针被打散,所以那团魔气重获自由,再次带着恐怖的气息向吴尽欢打去,不过其中却是夹杂了丝丝的寒霜,仅仅是几个呼吸间这团魔气差点被吴尽欢打出的寒冰才气所凝结。若非紫袍奸人抢救的即使,那魔气定会被吴尽欢冰封住,失去威力,不过仅仅是这样那魔气也不在有巅峰的威力。

  此时此刻紫袍奸人和其从冰针中脱困的魔气一起向吴尽欢杀去,眼看着二者同时向自己打来,吴尽欢面不改色,左手持着文宝折扇,右手虚空一扬一直通体纯白的毛笔出现在其手中,只见其瞬间提笔在文典上开始临摹自己的战诗,顷刻之间,在其面前两丈的地方再次凝结出了数十把寒冰飞刀!将他与身后的众人挡在后面。、

  紫袍奸人与其的魔气也到了,只见那数十把寒冰飞刀化作了一道冰墙,俨然伫立在前方,紫袍奸人止住身形,轰的一声,魔气打中了冰墙,一阵爆炸的声音不绝于耳,冰墙与魔气两者相碰溅射出无数的冰屑,霎时间仿佛下了一场小雪。

  片刻后紫袍奸人打出的魔气再次与冰墙碰撞后便聚在一团,化作一道黑色长虹回到了紫袍奸人的文典之中,而吴尽欢所幻化的冰墙也渐渐的落下,重新变为了才气回到了吴尽欢的身旁,这次交锋两者一人攻击霸道汹涌猛烈,一人防御严谨固若金汤可以说是势均力敌之势。

  陶星言与曹雨辰认真的观看这两人的战斗,并且小心翼翼的借助吴尽欢注入的那一道才气恢复着自身的才气,但是两人一个身受重伤一个才气耗尽一时间竟然也无法凝结出大量的才气,帮助吴尽欢左右战局。

  吴尽欢见得那紫袍贼人的几番手段心中暗道这老魔十年不见竟然精进如此,看来这一战不好相与,吴尽欢心中一动说道:“姬老魔,你看我方才那种战诗凝形如何?你身为奸人不能凝结战诗是不是很是羡慕?”

  他这是再刺激这奸人,这奸人本名叫做姬无常,原本也是与吴尽欢同窗的学子,甚至一同登临的举人文位,只不过他当年犯下了大错凌辱了西国的公主,被吴尽欢等同窗抓住,并且汇报给了先贤圣院剥夺了才气,断送了文路,这厮心生怨恨竟然投身了邪魔族,成为了奸人!

  而吴尽欢等人比赛时候被偷袭也正是他向邪魔族提的建议,也是那一战他亲口吃掉了吴尽欢的两位同窗,化身成为了邪魔奸人。

  虽然他如今是奸人,但是吴尽欢知道被剥夺了文典一直是他一辈子最大的伤痛,所以便出口激怒他,意在让其露出破绽。

  果然吴尽欢此言一出姬无常面露怒容,身后的魔气更是随着他的心情不断的发出爆炸般的声响,他狰狞的看着吴尽欢说道:“我羡慕个屁,即使你凝结了战诗也只会防守,还不是被我压着打?”

  他话音刚落,吴尽欢便手持着折扇向他冲了过去:“好,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吴尽欢浑身携带者森寒浓烈的冰霜,呼啸的大风从其身边吹了起来,吹过他的身子带起一阵阵的飞雪,而飞雪在空中再次化作一枚枚冰针,不断的飞射而出。

  吴尽欢一改先前的防守,专为攻击,森寒的寒冰才气演化至极致,若是能够靠近姬无常,顷刻之间便能将其冻成一座冰雕!

  而那姬无常深知吴尽欢寒冰才气的厉害,也知道他毕生修炼的都是与冰雪有关的战诗战词,威力不同寻常,见得其向自己杀来,心中也是一凛,丝毫不敢沾染,火速的向身后包退十余步,躲开吴尽欢的锋芒。更是在闪退之间操纵着魔气不断的打向吴尽欢,想要将吴尽欢逼退或者是阻拦他的攻势。

  看着躲避的姬无常,吴尽欢冷笑道:“姬老魔你害怕了?怎么像是丧家之犬一样的只知道跑?难道当奸人给你当的连胆子都没了吗?”说话间他还不断的出手操纵着冰针追击。

  “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吴尽欢冷喝一声,再次打出一道才气,只见原本已经如同流行般的冰针速度更胜!一瞬间便击碎了姬无常布置的一层魔气,冰针继续向前飞眼看便要将姬无常射成筛子。

  “哼”姬无常连番被打退也是怒气横生,只见他对着文典吟唱了几句,从黑色的文典中爬出了一支丑陋的爪子,迎上了飞射而来的冰针,而这一招竟然在一瞬间就将威力无比的冰针捏碎。

  “寒冰才气不过尔尔!”但见那支爪子冲在最前面他紧随其后向吴尽欢杀去,一路上扫平了所有的冰针,吴尽欢面色巨变,似乎是没想到这姬无常还有这般手段连忙再次将这些飞针化作方才出现过的层层冰墙来抵御。

  也不知是哪爪子的威力太强大,还是吴尽欢仓促之间凝结的冰墙不够坚固,只听哗啦的一声,那支爪子瞬间便捅穿了第一层冰墙,虽然威力不减的继续向吴尽欢杀来,期间不断的将其布置其的冰墙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