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公主府


  没过两天,崔府便收到公主府正式的请帖。

  到了请贴上注明的那一日早晨,夜色尚在,崔行初睡得迷迷糊糊,就被谢氏从被窝里扒了出来。

  谢氏挽着袖子,一手扶住女儿的肩,一手接过春华手里的棉帕,轻柔又利落地擦在崔行初的脸上,嘴里连声唤道:“初儿,快醒醒,今日你们姐妹几个要去安成公主府,不能耽误了。”

  崔行初晃晃脑袋,睁开半只睡眼问:“母亲,什么时辰了?”

  “寅时三刻了。”

  寅时五刻?那才四点多?

  崔行初掩嘴打个哈欠,拍拍谢氏正在帮她换里衣的手:“我醒了,母亲你坐旁边,我自己来。”

  谢氏见她顶着满头乱蓬蓬的黑发,脸色迷糊,但说出来的话却清晰有条理,便笑着应了,捏了把她的脸颊,去了一旁的梳妆台处。

  春华、实秋上前帮着崔行初换了前一晚上精挑细选出来的衣裙,又拿出十二分手艺给她梳洗一番。

  崔行初见母亲一直围着自己来回转圈,便纳闷道:“母亲?哪里不妥吗?”

  她透着镜子打量自己的装扮,海棠红的小衫,配杏色束腰裙,暖色调“小清新”一枚;两手臂处缠搭着质地垂坠的秋香色轻纱,显出适当的郑重和恭顺。

  谢氏上前牵住她的手:“这样很好,初儿把这个也带上。”

  崔行初手腕一沉,定睛看去,见手腕处多了一枚白玉镯,这好像是母亲压箱底的镯子吧?这么郑重?

  她收拾妥当,跟着谢氏到了恒安院,院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崔老太爷、崔老太太并四房的叔伯婶娘都等在那里,颇有后世家长送子女参加高考的架势。

  堂姐崔行蓉穿着端庄稳重的宽袖广褶裙,高挽的发鬓间簪钗珠光煜煜,少了几分孩子气,多了一些少女长成的自持。往崔家四姐妹中那么一站,她的长姐气势十分出挑,这个年纪、这般模样的少女,正是闺阁社交的主角。

  姐妹四个聚齐以后,便在恒安院用了早膳,又受到崔老太爷、崔老太太好一番细细嘱咐,便坐上马车前往安成公主府。

  安成公主的府邸坐落在皇亲贵族聚集的内城,崔大夫人亲自坐车,一路送她们到了公主府的门口。

  姐妹四个临下车前,崔大夫人一脸不放心地拉住崔行蓉:“蓉姐儿,你最年长,进了公主府后多多看顾她们三个,切记要谨言慎行,端恭有礼,不要冲撞了贵人。”

  崔行蓉隔着马车窗口,看了眼公主府门前那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还有两排佩刀的护卫,一张俏脸绷得紧紧的,压着嗓子应道:“我记下了大伯娘。”,

  崔大夫人看出几个女孩儿脸上的紧张,又连忙宽慰道:“你们是公主特地邀请入府的,不要怕,我就在这附近等着你们,有什么事了就叫人到门口送个信儿。”说是不要怕,她自己也紧张着呢。

  “是。”崔行蓉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看崔行初、崔行月和崔行如:“我们走。”

  姐妹四人来到公主府门口亮了亮请柬,立刻便有训练有素的丫鬟迎了上来:“几位小姐这边请。”

  崔行初、崔行月一左一右牵着崔行如,跟在崔行蓉后面亦步亦趋。公主府很壕很大气,丫鬟领着她们不知走了多长的走廊,最后来到一间花厅前,低眉敛目的解释道:“请诸位小姐在此暂歇,公主殿下稍后即到。”

  姐妹四人正要抬步,却听到花厅中传出一阵嬉笑声。崔行蓉脸色一怔,转向那丫鬟塞了个荷包:“敢问花厅中的是何人?”

  那丫鬟俯身谢过赏赐,柔声道:“是公主邀请的另外几家小姐。”

  跟在后面的崔行初恍然,原来今天公主邀请的,并不止她们崔家一家。说来也是,这样身份的公主,若是专邀请她们崔家,倒是过于不合常理了。

  领头的崔行蓉似乎有些失望,不过整个人又放松了许多,既然公主邀请了多家小姐,那她单个人需要承担的压力就少了许多。她冲崔行初三人交待了两句,便迈步进了花厅。

  见进来了四个人,花厅中的人都收了笑声,或好奇或审视地打量着。崔行蓉带着姐妹三人冲她们点头示意,便择了另一边的椅子坐下。

  崔行初坐稳后抬眼在花厅中一扫,才发现这花厅里居然乌压压坐了不下十来位小姐,个个盛装打扮、顾盼神飞,活脱脱一个《超级女声》栏目的海选现场。

  花厅众人中,有位年龄略大、一脸温柔的小姐,率先过来问道:“你们也是受公主邀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