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二章 文艺汇演


  “同学们,我说件事。”班会上,刘卿之站在讲台上说道,“大概一个月之后,具体日子我也没记,学校会办文艺汇演,大家高一高二的时候也都经历过。”

  刘卿之提到这个,心忧学生成绩的的他并不是很高兴,“按照往年惯例,高三同学是不参加这个的,但是学校这次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说是向外界展示我们一中学子的不败朝气,就让高三这次也参加进来……到时候,我们也得去体艺馆观看。”

  相比刘卿之闷闷的表情,班级里的学生都是一阵惊喜的低呼,这对预感进入高三会面临悲惨生活的他们来说,绝对是意外之喜。

  “每个班一个节目……在这里我先说一下,文艺汇演之后,马上就是期中考,非常近的。所以,我们这次就少花点心思,去现场看看放松一下就够了。”刘卿之尽量让自己表情到位,语气不激起学生的逆反心理,“那个节目,如果大家没什么意见,就是之前汇演一直代表班级去表演的王书韵来负责。简单点,唱首歌。”

  闻言,几个自认为有些才艺的男生女生都不满地啊了一下,不过大部分同学都没什么反应,能去看不上课就已经超出预计了。好多人都把目光看向被点名的王书韵,岑涵涵也回头望过去,就看到王书韵一脸笑着向她招了招手。

  下课后,王书韵走到岑涵涵位子来聊天,“昨天我门卫的时候本来想跟你说这个事的,你走得太急就没来得及说。”

  “嗯。”岑涵涵点点头表示没关系,她可完全不会有小心眼的女生那种“你怎么有这事不告诉我”的埋怨,“你唱歌好听吗,我以前也没听你唱过歌。”

  “我唱歌,还可以吧……”王书韵惯例谦虚一下,听着岑涵涵的回答,她忍不住说道,“去年我不是唱歌了,还有合唱比赛的时候我不是领唱啊。”

  岑涵涵擦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她之前完全没有注意啊!哈哈一笑,她开始转移话题,“对了,你唱什么歌啊?”

  “还没想好呢。”漂亮的女生思考时都会好看,王书韵说道,“班主任说最好是励志一点的歌曲,给高三同学振奋下士气。可我一个女的,唱什么励志歌啊。”

  王书韵看向岑涵涵,“其实我昨天本来想跟你说要不要和我一起上台,合唱一首歌,我觉得岑涵涵你的声音条件真的非常优秀。”

  “别别,我不唱歌。”岑涵涵听了面色怪异,连忙摆手。

  王书韵看到岑涵涵坚决的样子,眼里有些失望,也不好再说什么,刚好此时上课铃响起,王书韵也就回到座位去了。

  “唱歌什么的……”等到班级安静下来只剩老师的讲课声,岑涵涵暗自嘀咕起来,脑海里不自觉地想到某些回忆,其实她不是不会唱歌,以她本身具有的甜美声线,唱某些合适的歌曲,很容易就能让听的人感觉享受,当然专业级水准的肯定没有。

  那是在之前的一次业务,岑涵涵在一个生化危机模式的末世中,在岑涵涵的帮助下,人们找到了对抗病毒的办法,然后准备发起反攻。前景良好,岑涵涵也收到了可以下班的消息,但是要拿优还差一点。正巧当时联合起来的幸存者们准备在反攻前夕举办一次演唱会,在必须保持安静否则会引来丧尸的末世中逆行其道,算是振奋士气和具里程碑式意义。

  以岑涵涵当时的声望和外貌,主办的当然邀请她去唱首压轴歌,为了拿到优,岑涵涵一狠心就答应下来,然后开始苦练技艺,只练那首为那次末日演唱会量身创作的名为《希望》的歌。最后结局很圆满,岑涵涵还自“女武神”之流的称号中获得了“末日歌姬”的奇怪称呼……

  “低调,低调……”岑涵涵这种不浮夸不显摆的沉稳人士,在如今社会已经很少见了,大家学着点。

  时间在专注学(雾)习中,总是过得很快的,下午四节课上完,岑涵涵和王书韵结伴走出了校门,然后分别两路离开。

  回到公寓楼下,岑涵涵经过门卫,突然感觉不太对,停下步子倒退几步,然后额头上黑线冒出来。

  一个陌生男人穿着保安制服,代替了本来的一位大爷。

  新保安看到岑涵涵看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开口道,“我是新来的,之前秦大爷家里有事回老家去了。”

  岑涵涵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着对方,开口道,“兄弟,你们国安这样做太不厚道了吧,还跟老年人抢工作?”

  新保安闻言,表情僵住,一脸尴尬地摸了摸脑袋,然后拿出根警棍,轻咳一声就跑也似的去周边巡逻了。

  “是公寓又不是小区,你拿着警棍晃悠什么啊。”岑涵涵看着对方的背影,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对方听见。

  新保安离开的速度更快了。

  “哎。”岑涵涵摇摇头,按照杜祁溪拿出的那份协议,政府这边是会负责她的人身安全的,在岑涵涵后来的坚定推脱中,杜祁溪他们妥协在常规时期,只安排不跟踪的明哨,但是岑涵涵的是否安全的消息必须让他们知道。

  “烦人得紧。”岑涵涵再次和一名光明正大靠着轿车的国安人员打过招呼,坐上电梯回到了自己的家,“不过比起以前,也算好很多了。”

  不只是之前杜祁溪他们的做法,还有更久远之前,岑涵涵因为各种原因被当地势力怀疑后的各种跟踪。起码以后不用愁着换地方换身份了。岑涵涵如是安慰自己。

  坐到卧室的电脑前,岑涵涵又想起什么,拿出了口袋里藏着的一个通讯耳麦,浑身黑色,很高级的材质,一看就很贵。

  岑涵涵想到了杜祁溪之前说的“演习”,似乎这才是近在眼前需要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