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三章 开始


  黑色的耳麦闪烁起了红点,岑涵涵拿了起来,按照杜祁溪给她的介绍,这是国安那边要和自己通讯的意思。

  戴上耳麦,岑涵涵按了某个地方。

  信号很稳定,清晰的声音传来,却是一个妹子的声音,“您好,岑涵涵小姐。演习预定将在半个月后进行。”

  岑涵涵听了,感到麻烦。她知道这个演习肯定会把自己扯进去,但是她可是要上学要读书要高考的人啊,怎么可以被别的事影响注意力!

  轻咳一声,岑涵涵说道:“那个你们老大杜祁溪呢,把他给我叫过来,我有话跟他说。”

  通讯那头的女声停了一下,似乎在确认什么信息,“杜队今天早上就被叫走了,还有我们二组大半的人员都被秘密集中了起来,演习开始前,不得接触外界的任何信息。”

  卧槽你们的效率这么高我是不是要点个赞啊,直接先斩后奏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岑涵涵是有些惊住了,玩还是城里人会玩。

  察觉到岑涵涵的沉默,那边主动开口,“我叫潘小婷,负责二组的信息安全工作,也可以认为是你之前所说的‘一脸懵逼的情报人员’。”潘小婷坐在转椅上,眼睛看着电脑上放着的一部电视剧,语气平淡,但任谁都能从中听到一股嘲讽,在之前岑涵涵报出“最终目标”组织的时候出言损了一下潘小婷他们,女人可是最记仇的,“所以接下来一个月时间,我将暂时负责和你的联络。”

  “哦哦,这样啊。”岑涵涵完全无视了对方话语中的针对,“小潘是吧,好说的嘛,那个我这边就是有个这样的情况,我跟你讲……”

  潘小婷嘴角一抽,一直在旁边偷听着的斯文眼镜男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眼神揶揄地看了潘小婷一眼,还做了个“小潘”的口型。

  潘小婷心情灰常不美丽,但是又无处发泄,干脆直接摘下耳机,瞪着眼镜男说道:“你笑个屁,很好笑吗?凭什么一个刚认识的也叫我小潘?,我哪里小了!”

  眼镜男闻言,没有回答,只是一脸深思地表情看向潘小婷的胸部。

  如果按这里来说,那也确实……

  很小啊。

  潘小婷气呼呼地戴上耳机,眼镜男的深奥视线显然不是她一个一直宅在c语言的技术宅能知道的。她平静了下,随口说道,“岑涵涵你说什么?我刚这边电饭锅爆炸了。”

  岑涵涵:“……”

  瞬间觉得杜祁溪原来是这么靠谱,岑涵涵稳了稳心神,继续道:“哦,我刚才说。演习什么的,太夸张了吧,我一个普通公民,为了我就兴师动众,怎么可以浪费纳税人的钱呢!要不就取消了吧。而且既然说了是针对我的演习,那肯定会打扰到我的私人生活的嘛,你也知道,我今年周岁还没十八,刚上高三,正是年轻有为,奋勇拼搏的时候,如果抽出时间来配合你们的工作,我的学习成绩就会下降辣!不要小看一分的差距,在以后那可不得了辣,不是有句话说,提高一分,干掉千人。所以说……”

  如此一番明显的扯淡让潘小婷强烈忍住了吐槽的欲望,岑涵涵一天的基本情况都在他们掌握之中,就说之前国安的人还在跟踪的时候,谁不知道你上课不是睡觉就是发呆啊!在更早的时候,外勤人员偷偷潜入公寓,检查岑涵涵的家里,在某个角落翻到一大堆纸质文件的时候那是精神一振的,然后,他们就发现那全部是没有动过笔的作业试卷。

  潘小婷不得不耐心跟岑涵涵解释,“岑涵涵小姐,你多虑了。关于这次演习,具体情况我并清楚,但是只是小规模的演习,并不会占用太多的公共资源。而且你不需要知道演习的任何内容,一切都是在你不知情的状态下进行的,最多就是需要你坐辆防爆车什么的,而且我们会把演习时间定在周末,你可以当做一次兜风什么的,总之是绝对不会影响你的学习成绩的!”

  潘小婷语气着强调了“学习成绩”。

  岑涵涵一脸无语地说不出话来,你都说到这份上来,我都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啊……

  潘小婷语气轻快地祝岑涵涵好梦晚安,然后挂断了通讯。

  岑涵涵把耳麦一扔,躺回了床上,盯着天花板半响,开口道:“算了……演习就演习吧,这么多年什么都见过了,亲身参与还是演习中心还真是第一次,就当体验一把了。”

  ……

  时间飞逝,距离岑涵涵面对未知的演习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期间,岑涵涵发现平日里周遭的一切都非常正常,她也就不去管那么多地正常上学生活了。开心半个月,岑涵涵和王书韵的感情也在渐渐加深,两人本质上都是和善的人,当放开一些误解后,都会觉得对方不错,岑涵涵和王书韵也就变成了形影不离的二人组。因为王书韵的关系,岑涵涵和学校其他一些人也有了些接触,人缘竟然罕见地不那么差起来。不得不说,两个大美女的组合实在是非常亮眼的风景线,每次中午去食堂吃饭,都要承受一番目光的洗礼。

  王书韵还是有些不死心地邀请岑涵涵去唱歌,但岑涵涵都委婉地拒绝了,看王书韵的样子,对之后的文艺汇演似乎有些紧张,毕竟是一个人上台,据说还要面对很多校外人士。

  南方春天开始升温,有不畏寒的学生已经换下了冬校服,穿上裁缝过的外套和小脚裤。日子就一天天这样平淡地过着。

  半月后。

  一间会议室中,被隔绝了半个月的杜祁溪站在同样被封闭起来的十几名二组外勤人员面前。一帮壮汉个个跃跃欲试,不声不响地关了半个月,他们早就呆腻了。

  杜祁溪简单穿着作训服,看了看手表,向刚戴上没多久的耳麦中确认后,没有废话,对着一帮手下直接说道,“现在演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