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十九章 乌鸦嘴


  在潮湿阴暗的坏境中行走,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体验。并且一个城市的下水道系统不可能都是大的通道,各种小的水道那是必然的。

  岑涵涵踩在湿乎乎的地面上,这双新买鞋子的鞋底已经粘上了各种奇怪东西的痕迹,反正岑涵涵看了之后是没有再穿一次的欲望了。

  红方的冷酷队长隐杀还算有点良心,确实是尽量选择没有需要淌水的地方走,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潮湿阴暗的坏境,一些生活在这里如鱼得水的生物才是最烦人的,比如说从不知道哪的角落会突然窜出来的老鼠蟑螂。

  两只常年生活在地底,体积硕大的老鼠似乎受惊地从黑暗处冲出来,就那么直接冲击地从岑涵涵和隐杀两人之间跑过。

  隐杀听到吱吱的声音,然后便是继续单调的安静。没有预想中的尖叫,隐杀略显惊异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孩,对方双手抱在胸前,非常嫌弃地走着,可是对于刚才的两只老鼠,她神色却是平静。

  “看什么看?”岑涵涵没好气地对着隐杀说道,按照他们这种略快于普通人步行的速度,从接近市中心的地方想走到市郊,起码也得四五个小时,这还是直线行走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岑涵涵她还得呆在这个鬼地方半天的时间。

  “我真是受得什么罪啊……”岑涵涵抬头无语看着拱形墙壁,啊好脏还是低头吧。破演习,以她的存在,根本不需要谁谁谁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嘛,从来都是她保护别人……

  又走了一会,隐杀对着手里的平板电脑,他们来到了一处维修平台。他们已经走了不短的时间,“先休息一会吧。”

  隐杀把沉重的旅行包放到地上,这片地区还算干净,起码坐在地上不会有抵触心理。

  “不好意思,拿这些作午饭将就一下吧。”隐杀从背包里拿出压缩饼干和水,还有几块巧克力,他虽然看到了岑涵涵脸上不屑撇嘴的表情,但他想到一路上女孩的表现,还是由衷称赞地说道:“感觉你除了热爱学习,意志也很坚定。刚才看到老鼠,我以为你会吓到。”

  相处也算半日,隐杀也渐渐去掉了军人习惯带在脸上的凶恶伪装。

  岑涵涵听了对方的话,嘴角一抽,忍住了吐槽“你热爱学习”的欲望,她接过吃的,虽然味道不咋样,但她才不会不吃找罪受。

  隐杀警惕着看着四周,他其实有句话还没说出来,从进入下水道到现在,走了应该有一个多小时,隐杀背着几十斤的背包自然没问题,毕竟他们经常有负重越野,可是眼前的女孩却也没有多大疲惫的神情,是平时多锻炼的类型吗……

  简单吃完东西,原地又休息了十分钟,隐杀站起身,对着平板电脑指了个方向,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继续行走在幽暗的下水道中,不断接近远方的曙光。

  “照这样下去,杜大叔你可就要输了啊。”岑涵涵想到。

  ……

  时间不可阻挡地流逝着,这次没有代号的特殊演习,也过了交锋的阶段,接近到了最后的时期。

  没有停止的外围交通管制对市区的交通已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织女到现在还没有被找到,监控器发挥不了作用,似乎对方带着织女消失了一般。

  华灯初上,暗下来的天色让一些霓虹灯早早地亮了起来,二组成员仍在全市坚定地搜素,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成果并不突出。

  “半天时间,我们只是又抓到红方一个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躲哪去了,即使发现了也能马上隐蔽起来……审讯室的那两个加上后来加上去的几个,也都硬气到底没说话……”潘小婷疲惫地揉了揉脸,她和眼镜男是一直要坚守岗位的。

  “审讯不出来是肯定的,又不能做得太过,光是一些轻微的体罚和心理诱导,对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战士来说作用不大。”眼镜男把一个从监控器上不小心暴露的红方成员的位置报告给最近的蓝方成员,说道。

  “说是两天的演习时间,但其实谁心里都有个底,二十四小时我们失去织女的联系,那就算我们输了……”潘小婷叹了口气,看着全市遥感地图蓝方成员分布的实时红点,大部分的人都在市中心打转。

  杜祁溪站在市政府大楼下,这里是两名可疑在做什么事情的红方成员被抓到的地方。他看着四周林立的政府建筑,“劳务局,城政部,税务局,水务局……”杜祁溪犹豫了下,还是在水务局前站定,想到手下都快把市区翻遍了还没找到人,他思考着各种可能性,然后自语道。

  “不是吧……这么配合?”

  ……

  “b4区,b5区……”

  岑涵涵跟在隐杀后面,看着墙壁上的标识。四五个小时,加上偶尔的休息――在他们持之以恒地行走中,终于是到达了市郊外围的地区。隐杀拿着平板电脑,说他们虽然还没出c市,但是下水道却是快走完了,在他选择的路线中,接下来就没有大道走了,会直接顺着一个巨大的排水口走到地面(海拔低)。

  由于还没到雨季,所以这个直径有十米的巨大排水口还没有被积上水,据说到了雨季,若是还遇到洪灾,这块地方就是奔腾咆哮的大河了。

  眯着眼,看着前方百米处的出口,一些路灯的光芒依稀照亮了出口外面的地方。岑涵涵呼出口气,说道:“总算走完了。不过,我说隐杀大兄弟,这一路上虽然有点脏,但是是不是太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