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十八章 意外


  岑涵涵看着舞台上收到花的帅哥和上来的美女一起走下去,突然想到这里是青春的高中,不禁感叹一声,“真好啊。”

  “哎像我这样青春永驻,永远十八岁的少女……”岑涵涵毫无廉耻地自夸着,想到什么,岑涵涵回头对似乎在发呆的王书韵说道,“哎,等下你不是要唱歌的嘛,等会我上去给你送花怎么样?”

  “啊?”王书韵一个激灵从腻想中回过神,看着刚才脑海小剧场中的人就在眼前,她思维有些不太灵光,“送,送花啊……不太好吧,算了……”

  “不就送个花嘛,我把别人的抢一朵过来,等会你上台唱的间隙就给你送上来,就这样说定了。”说完,也不给对方辩驳的机会,岑涵涵转回去,然后伸长脖子,开始搜索刚才那位收到花的帅哥。兄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的花借我一用呗……

  王书韵还想婉拒,岑涵涵就一副专心看表演的样子,叹了口气,过了一会,旁边有人走过来提醒王书韵的节目快到了,去后台准备,王书韵点点头,然后和岑涵涵招呼一声,就起身拉着长长的裙子从侧边离开了。

  岑涵涵看到王书韵的人影消失不见后,自己也从椅子堆里面走出来,后排的光线都比较昏暗,她往某处走着,刚才帅哥的地点已经摸清,再两个节目就是王书韵的表演,她得先做好准备。

  后面的节目一个是唱歌,一个是古筝独奏,在中/国高中生没有太多的除读书外的其他技能,虽然为了维持c市一哥的地位,学生老师还是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学习上,但是一中的校风比较开朗,所以接下来的节目可能不会只是单调的全部唱歌跳舞什么。几个社团据说也是做了比较多的准备。

  也许校长打过招呼的原因,古筝独奏的时候现场竟然保持着安静,弹完后还有相当热烈的掌声,这可让那位弹古筝的妹子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去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

  岑涵涵站在舞台一侧,灯光照不到的黑暗地方,看着古筝妹子哭着下来,唏嘘一番,话说妹子你去年弹得是什么来着……岑涵涵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从背后拿出了那束花……应该是花店买的,品种岑涵涵认不出,不过有一朵红色的花瓣上倒是损毁了一些,不知是出去什么强抢豪夺激烈斗争的原因……(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唐马儒先生,23333)

  岑涵涵准备就绪,就看着主持人上台报幕。

  “听完了一段古色古香的……下面有请高三(3)班的王书韵同学为我们献上的歌曲,《心愿》!”

  很奇怪,一想到待会要出来给大家表演的是王书韵,岑涵涵竟然也替她紧张起来,看看下边黑压压的人群,在台下和台上看,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

  王书韵一袭长裙,雍容华贵地走了出来,一现身就引发了一阵欢呼,看来王书韵平时积攒的人缘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王书韵淡淡一笑,保持着千金大小姐的气质,似乎从容地走到了舞台中间。不过岑涵涵还是看得出她动作有些僵硬,显然,汇演开始前说有些紧张不是开玩笑。

  “话说……”岑涵涵垫着脚尖看去对方似乎有些清冷和骄傲的身影,“感觉和平时相处的还真不一样啊,这个时候我才有当初针对我的幼稚白富美的感觉。”

  王书韵拿着话筒,就等待着伴奏响起。

  过了十几秒钟,预期的伴奏还是没有响起,王书韵表情有些变了,脸上冷清自信的样子在几何增长的窒息中维持不住,眼神有些慌乱地看向台下的音响设备的管理人员。

  岑涵涵皱了皱眉,也向音响那边看过去,发现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然后有个人对着王书韵比划了手势,看来出了问题。

  “有没有搞错,这也太背了吧,好死不死,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事故啊。”岑涵涵有些担心地看看王书韵,又看看慢慢开始骚乱起来的台下观众,过了这么久音乐还没响起,学生们也都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可现在不是课堂,在无人管束的坏境下,学生们自然开始七嘴八舌地讲起话来,吵杂的声音越来越大,从最初安静被微微打破,到现在的喧嚣沸腾。

  “有些不妙……”岑涵涵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王书韵,虽然观众们没有发出嘘声或者恶意地叫喊,但是这种场景对表演者的影响是巨大的,不说一开始良好的表演坏境被破坏,即使当设备修好,开始表演时现场吵杂的声音会让表演者感觉根本没人在听的绝望感。并且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台上,什么事也不干,会无法忍受台下的如火烧的视线――哪怕人们没有看,心理作用也会让表演者完全慌了心神。

  特别还是王书韵这种没什么舞台经验,平时娇生惯养,没遇到过什么挫折的白富美……这种出丑绝对会影响她很长一段时间。

  岑涵涵啧啧嘴,她快步走到工作人员那边,发现对方也不知所措,管理的是两个老师,他们什么都不懂,本来就是坐在这防止有学生捣乱破坏公物的,他们只知道音响没问题,是曲子放不出来,两个老师也干瞪着眼没办法。而真正懂行的,还在赶来的路上。

  “要不先暂停一下,让这位女同学等会再表演?”副校长走过来,和老师说话的声音传到岑涵涵耳中。

  岑涵涵捏了捏花束根部,“这可不行啊,等十几分钟之后为了表演做好准备的心情都散了,王书韵估计怯场,赶鸭子上架的话会更糟……”

  看着几米外的副校长接过了一个话筒,就准备说点什么,岑涵涵眯了眯眼,直接悄无声息的地走过去,在对方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把夺过了话筒,然后把准备送上台的花放到副校长手里,“送你的。”

  岑涵涵深呼吸一口气,面对舞台一米多高的边缘,手一撑,干脆地翻了上去。

  “喂喂。”

  岑涵涵拍拍话筒,试了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