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二章 小屋


  一片岑涵涵在大城市中无比熟悉的景象,刚才的一切像是幻觉,可岑涵涵脑海中真切的记忆又清楚地告诉她,刚才在那个诡异空间中看到的冰块,怪物,都是真实的。

  “某局搞什么鬼?”前后的对比实在有些大,都让岑涵涵产生了她其实没传送的错觉,手一挥,光屏出现,力量又回到了身上。

  岑涵涵不顾在大街上,滑动着内容,看着自己员工证上的确写着“业务中”。

  习惯了直来直往,极少需要动用智谋的岑涵涵感到莫名不爽,她暂时抛开疑问,往这条她突然出现的大街上走着,她得搞清楚目前的状况才行。

  漫无目的地走着,岑涵涵观察着四周,发现确实是大都市的繁荣模样,高楼林立,车马忙碌,一些熟悉的品牌挂在街头高高的广告牌上。大概三十分钟后,岑涵涵渐渐走出了热闹的市中心,进入了相对偏僻的一带地方。

  楼层明显矮小破旧起来,和之前的光鲜亮丽产生了明显的对比,裂纹的水泥地,建造到一半废弃掉的工厂,各种建筑设施随意地摆放着,人流稀少,一些街旁老旧的店铺散发着不景气的信息。

  岑涵涵路过一家餐馆,正对着后门,热气腾腾的蒸汽从半敞开的厨房冒出来,这种贫民窟般的地区,厨房的环境自然不会怎么样。

  一名身材魁梧,赤膊着上身,头顶却奇怪地戴着厨师帽的大汉正在宰杀一只鸡,熟悉地扒皮,放血,分尸,大汉看到了岑涵涵,然后竟是脸上一笑,冲了下手拿起抹布随意擦了擦走了过来。

  “回来了啊,岑涵涵你家破掉的门早上你出去的时候修好了,锁匠我认识,他下次再来收钱。”光着膀子的厨师豪爽地笑着。

  “哈?”岑涵涵一脸懵逼地看着对方,大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一个陌生人非常熟悉热情地跟你打招呼,你却完全摸不着头脑,这是最尴尬的。岑涵涵保证她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认识的人……可厨师的话有名有姓,理智又无法说服这是个神奇的巧合。

  岑涵涵一脸愣愣地看着厨师大汉,厨师看着岑涵涵冷淡的样子也不奇怪,摆摆手,又回去杀鸡了。

  “难道,我这是传送到‘某个人’身上了吗?”岑涵涵看向自己白白净净的双手,脑海里传出某个想法。

  她看向之前厨师所指的方向,那是一栋卖相相当差的公寓楼,像是上世纪人们的小区住房,外表墙壁的油漆很多都脱落,露出内部狰狞的水泥。

  岑涵涵走进了公寓,总共也就六层楼的小楼没有电梯。岑涵涵一摸口袋,竟是摸出了一串钥匙,“我去……”岑涵涵无语地看着钥匙,心中之前的想法似乎又印证了一分。

  从前的业务中,不是没有附身的情况,可目前的状况实在有些诡异,刚才走来,看得出社会相当稳定和繁荣,世界局势想必也是总体和平的。而且她现在附身上去的人物,似乎完全跟拯救世界搭不上关系啊……

  到了三楼,岑涵涵看到了一扇门的门锁明显不同于刚才走上来的看到的,崭新异常,岑涵涵试着用钥匙去开门,咔擦一声,门应声打开了。

  怀着好奇的心情,岑涵涵看向了屋内。这是一间非常小的屋子,入眼就可见到了一张小床,有一个勉强容身的厕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盏灯,连窗户都没有,加上一些零碎的书籍和纸张,这就是这件小屋的全部。

  摆设一目了然,岑涵涵有些失望,她走到桌子面前坐下,看向了一副相框,那是一张被撕了一半的照片,照片上的,是一个面相柔弱的男孩。

  “这就是房间的主人吧,不过我这样子的‘附身’到底算个什么情况啊……”岑涵涵走到狭窄的厕所,一面小镜子上露出的还是她的面容,就在她有些无语中,突然意识到了洗漱台上的东西。

  岑涵涵拿起牙刷杯子,有两份,一份是白色,一份是黑色,岑涵涵思考着,两幅牙刷杯子,是代表着这里住了两个人吗……是之前照片上小男孩的亲人?

  既然某局把她安排到了这里,那她为了完成业务,自然要顺着这条线索走,想必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能明白她要干什么了。

  可能会住上一段时间,岑涵涵可没有用别人牙刷的习惯,下楼去杂货铺买了一个粉色的牙刷和杯子,又买了换洗的衣物,还有零食,钱是从床垫下面找到的,岑涵涵非常不客气地用了。

  拎上楼后,摆放妥当,洗漱台上就变成了三幅牙刷杯子,差点就放不下了。

  岑涵涵锁好门,坐回床上,一股睡意袭来,岑涵涵有些奇怪,上班期间她可不会像下班的时候那样懒散,不过想到之前在昏暗空间中遭遇的冰块,就想到可能是那时候消耗了大量精神,尤其是最后遇到的几十米的冰块……虽然岑涵涵最后意志爆发,但是当时面临的压力,却是如山一般沉重。

  岑涵涵躺在床上,很快睡去了。

  ……

  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岑涵涵从睡梦中醒来,这个觉感觉还不错,没有噩梦,也没有遇到冰块。

  岑涵涵伸了个懒腰,起身看了下旁边的闹钟,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突然,岑涵涵表情顿了一下。她揉了揉眼睛,然后再次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