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四章 现实与记忆


  “世界可以恢弘,也可以渺小。”

  ……

  岑涵涵看着眼前一块块切割整齐,被冰冻了不少时间的肉,念头一动,她周围浮现出玫瑰粉的光芒,眼睛深处划过蓝白色的数据流,视线变化,建模,三维分析……

  岑涵涵用手拿起一块肉,各种构成要素以百分比的方式清晰地呈现出来,如果想要,甚至可以渗入到分子层面变成要素热点的分布。

  “是鸡肉……”

  岑涵涵沉吟着拿起旁边一块肉,“牛肉……”

  岑涵涵显然是在寻找刚才在灰色世界中所见到的厨师分尸的人肉,拿到第二层架子上第三块的时候,岑涵涵手一顿。

  “人肉。”

  岑涵涵关上冰箱,后面的已经不必再去测试,她撤去源计划,离开安静诡异的厨房,走到街上,半夜空无一人。

  岑涵涵思考着之前发生的一切,这次业务似乎很以往都很不同,没有世界级的灾难,没有很明确的目标,到目前为止,她只是知道有一起强/奸案和过失杀人案,而这些,与自己附身上去的身体,有什么关系呢……她来到这里,必然是要拯救什么。

  “那些黑白世界看到的,难道都是‘我’的记忆?”

  漫无目的地走着,岑涵涵有些懊恼自己以前应该多在智谋方面下点功夫,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这么被动。虽然岑涵涵在之前的业务中,必定也会遇到无法武力赢取的时候,但是那时候岑涵涵下面都会有一批超人一等的天才会她做好这些工作。

  “难道,我这次的业务,跟世界无关吗,那我来这里干什么。不是拯救世界,难道是拯救……”

  就在岑涵涵突然有点灵光,要抓到什么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响动,叫骂和乒乒乓乓的声音在黑夜中尤其清晰。

  岑涵涵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走出了原来那条厨师杀人分尸的小街,来到了一片独立住宅群聚的地方。

  不是什么别墅之类的好地方,这里的一切都像是农村遇到城市扩张而遗留下的虚假城市化区域。

  “你滚吧,嫁给你我真是瞎了眼了!”

  中年女人带着地方口音的话从一栋亮着灯的两楼房子传来,然后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岑涵涵凝神看去,发现门外边竟是灰白世界中看到的酒鬼。

  心中一动,岑涵涵靠近过去,对方浑身无力地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嘴里还不断咒骂着什么。

  “那个,您好?”岑涵涵试探着问道,对方的精神状态似乎不是能很好回答人的问题的样子。

  “干什么,滚!”酒鬼气势汹汹地一瞪。

  岑涵涵自然不会受到丝毫影响,她让自己吐字清晰,“先生,请问刚才在你回来的路上有没有看到xx餐馆的厨师,就是后门那里经常杀鸡的那个。”

  “老屠?”酒鬼似乎清醒了一分,一脸惊诧地看向岑涵涵,“你问这个干什么?”

  岑涵涵刚想微笑地套话,对方却自顾自说道:“老屠我都一个星期没见了……”

  岑涵涵表情一僵。

  酒鬼朝旁边干呕几下,似乎喝得非常多的样子,他红着脸,看着岑涵涵,然后突然凑近来,浓厚廉价酒气的味道让岑涵涵皱了皱眉,酒鬼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瞧你眼熟,也是附近的住户吧,那一星期前餐馆后门那围起来的警戒线和警察你也看到了吧,我听说……老屠被人杀了!”

  酒鬼突然剧烈地呕吐起来,难闻的味道让岑涵涵退开,她看着对方吐完不省人事的样子,摇摇头,离开了。

  回到了破旧的公寓,岑涵涵坐在床上,看着四周狭窄的空间,她看向那相框,被撕了一半的照片的男孩温柔,或许是有些怯懦地笑着。

  她起身来到卫生间,洗漱台上此时放着白色,黑色,粉色的牙刷杯,岑涵涵拿起前两个白色和黑色的牙刷,都有用过的痕迹,但明显白色的磨损得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