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六章 精神病患者


  楼道内,当看到被撬开的防盗门后,彩色世界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刺激,扭曲分解起来,灰白的色彩乘虚而入,开始填补彩色破碎的地方,光影像是电影剪辑般出现跳跃,黑衣,尖叫,愤怒,绝望。

  岑涵涵揉着脑袋,有些吃不消地看着眼前像是突然加速又卡屏的世界,当灰白逐渐占据全部时,岑涵涵发现她已经不是身处在楼道中了。

  四面都是黑色的墙壁,她身前是一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个穿警服的中年人,中年人背后,是与墙壁融为一体的铁门。

  她又回到了那个审讯室。

  岑涵涵尝试行动,却发现自己这次是被禁锢在椅子上,双手双脚,全部被手铐锁在椅子上。

  “看来不太一样啊。”岑涵涵看着相貌和之前一模一样的中年警察,“不过看起来,我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一直束手不反击,可不是岑涵涵的风格。

  “姓名?”中年警察语气公式化,没有一丝波动。

  岑涵涵没说话,中年警察等待了三秒,停下手中不断写着什么的笔,抬起头,不耐烦地重复道,“我说姓名?”

  “果然,态度不同了。”岑涵涵暗道。

  她微笑着盯着对方的眼睛,“岑涵涵。”

  “性别?”

  中年警察一副早已熟知却又不得不走程序的样子,态度生硬。

  岑涵涵不说话,饶有兴趣地看着警察。

  又等待了三秒,中年警察忍无可忍,脾气上来,一拍桌子发出响动,怒斥道:“问你话呢,找抽是不是!”

  岑涵涵完全没有被对方的凶恶吓到,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束缚住的手脚,再看向对方,“我不叫岑涵涵。”

  中年警察一副被气到的样子,“好你个杀人犯,想装疯是吧,等着。”

  中年警察打开肩上的呼叫机,“小吴,把3号用具拿过来。”那边确认一番,然后传来一声回应,结束了通话。

  岑涵涵听到了想要听到的词语,“杀人犯?这么说‘我’杀了人咯,‘我’杀了谁?”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看样子你是不想好好配合了,没关系,等会你就知道到底该不该乖乖听话了。”中年警察冷哼一声,一副不想浪费口舌,等待刑具到来的样子。

  看到中年警察不愿说话的样子,岑涵涵嗤笑一声,她轻松地靠在椅子上,在审讯室陷入安静的几秒钟之后,她突然说道。

  “‘我’杀了厨师,对吗?”

  压抑怒火闭上眼睛的中年警察闻言,睁开眼诧异地看了岑涵涵一眼。

  “哟,又开始配合了,行。”

  铁门被打开,光线照射进来,让岑涵涵眯了眯眼,她并不能看清外头警察的相貌,只能看到模糊的黑影。

  中年警察挥挥手,让外头“小吴”退下,面对岑涵涵重新拿起了笔。

  “一个星期前,晚上十点半,你出门遇到了一个夜跑的女人,然后突然从小巷处扑出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你认识,就是附近那家餐馆的厨师,然后厨师在小巷强/奸了女人,对吗?”中年警察说这话,让岑涵涵产生强烈的既视感。

  岑涵涵耸耸肩,“对。”

  “然后你,岑涵涵出现了,你发现了这起暴行,你却没有喝止对方的行为,而是从餐馆后门厨房里拿出了菜刀,来到正在施暴的厨师身后……劈死了对方。”

  岑涵涵淡淡地看着中年警察,对方没有看她,而是继续拿着档案快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