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八章 逃离


  对方语气平静得可怕,岑涵涵有些头疼地扶住额头,“所以,你产生了?”

  “我听到了弟弟的强烈呼唤。”伊文点点头,吐出口眼圈,“我来了。跟了那只怪物一整个晚上,然后在废弃工厂里用钢筋杀了他。”

  岑涵涵沉默了一会,话题有些沉重,想到她要做的事,叹了口气。

  伊文耸耸肩,“我为弟弟准备了一个伟大的计划,把银行信用卡存储信息的大楼全部炸掉,炸弹很好做,跟肥皂差不多,这样的话封藏怪物的冰块就会全部打破,到时候的景象肯定会非常有趣。”

  岑涵涵看向已经从杀人泄愤转变到厌世毁灭的伊文第二人格,“可是看之前审讯室的模样,你被抓了是吗?”

  精神世界里的一切都是现实的反应,虽然会有部分的错意和扭曲。

  “是的,不过这只是个小麻烦。”伊文看到岑涵涵的表情,伸手打断对方,“哦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因为那个厨师和半夜乱跑的女人,我做得很干净,你应该见过,菜刀雪白跟新的一样,那些肉也非常整齐美观地和鸡肉牛肉们摆放在一起,不得不说,厨师他杀鸡的手法很不错。尽管杀了人后弟弟非常惊慌,但是我把一切都摆平得很漂亮……警察找我问了话,可是完全没有证据。”

  岑涵涵听着,有些疑惑,“所以你已经放好炸弹了?”

  “啊,对的,绝对能把大楼炸塌的量,我可是干了好久,像个勤劳的蚂蚁一搬慢慢搬运,我都已经坐到选好的看台上准备按下引爆器了。不过……”伊文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就在这时候,你出现了。”

  “并且愚蠢的‘弟弟’也冒了出来,竟然后悔了,想要推翻这一切。”伊文想到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太搞笑了,明明是我们一起的愿望,我只是帮他实现而已,事到临头退缩,果然是懦弱。”

  岑涵涵沉默,事情到了这一步,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她也该下决断了。

  “伊文。”岑涵涵深呼吸口气,站起来打断对方的话,“消失吧。”

  “嗯?”第二人格的伊文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然后用一种残忍的目光注视着岑涵涵,“所以……我说这么多,你还是想与我为敌么?”

  “虽然你很多话都是事实,这个社会的确存在太多的问题……但是,如果你是真的想为伊文着想的好哥哥,你目前的做法,只会不断把他推向地狱。”

  “我只是在帮他出气,他活得太艰辛了,他……”

  岑涵涵站到伊文面前,俯视着他,不断逼近,“第二人格,你不得不承认,你……越来越偏激了,从一开始的复仇杀掉抢劫者,到后来遇到暴行将人分尸,至于如今,你有计划地去炸毁金融大楼……极端到疯狂,被动到主动,从古到今,纯粹的暴力都是错误的,‘伊文’这个人迟早会被别的力量处决掉,这点想必你也清楚。”

  “你说这是你们共同的愿望,恕我直言,你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你的弟弟,还是更多的为了心中的欲望?”

  第二人格的伊文表情一僵,然后看向岑涵涵的表情有些狰狞。

  从一开始就能导出来,岑涵涵在灰白世界无法使用能力,但在彩色世界又会恢复力量,说明岑涵涵和第一人格是站在一边的,彩色遇到灰白会颤抖,退缩,显然,第一人格的伊文其实是惧怕第二人格的。

  “你的弟弟惧怕着人群,惧怕那些冰块下的怪物,但他同时,也惧怕着你。”岑涵涵说着,第二人格脸上淡然的表情消失无踪了,“他惧怕你,不止是因为你越来越疯狂的行为,还有就是……我猜,是因为你在不断侵蚀他的人格想占据主导权吧?”

  “在他眼里,尽情地展现自己的欲望――你与那些冰块下的怪物,又有什么不同呢?”

  岑涵涵max的嘴炮让第二人格脸色变了,“从我来到这里也是一样,虽然你可能对于我这个……第三人格的产生有疑问,但从一开始,你就打着吞噬我的打算,在小巷里让我看到错误的信息,审讯室里的问话,都是想把我跟你同类化,然后满足你的野心,对吧?”

  第二人格的伊文听后,沉默一会,陡然笑了起来,“太有趣了,比起那个愚蠢的弟弟,你简直太聪明了,这样,我就更期待我们‘合作’后的场面了。”

  说道‘合作’时,周围的场景已经缓缓开始发生扭曲,黑气弥漫起来,第二人格表情浮现杀机,手一挥,黑气扑向了近在咫尺的岑涵涵。

  在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岑涵涵就反应过来,猛然行动,先下手为强地打向第二人格的下巴,力量虽然不在,但技巧还在,岑涵涵相信正常情况下她打七八个伊文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可惜现在不是正常情况……

  第二人格被这一拳打得头颅扬起,嘴角流血,他龇牙咧嘴,然后手掌伸向岑涵涵的脖子。

  岑涵涵灵敏地躲开,一道黑气却不知不觉绕到了岑涵涵背后,突然袭击,重重拍向她,措不及防下岑涵涵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忍着疼痛稳住身形,看着已经浑身被黑气包围的第二人格,深知这里是对方主场的岑涵涵知道她肯定是打不过他的,战斗经验让她冷静地环顾四周,然后突然灵光一现,岑涵涵看向了洗手间里的洗漱台。

  第二人格的伊文也注意到了岑涵涵的视线,心中一惊,黑气化为触手猛然扑出,触手的方向却不是岑涵涵,而是洗手间!

  岑涵涵早就抢先一步,用最快的速度跨入洗手间,然后在第二人格的惊呼中,在比黑色触手快一丝的情况下一把抓住了那只黑色的牙刷和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