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章 尸斑


  眼看那滴血就要落在鞋上,我知道事情要糟。也是生死关头,急中生智,我一脚踢过去,把那双鞋踹进了火堆。

  也就是在那一刹那,我的血掉在地上。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擦冷汗:这一趟实在太要命了。

  我从兜里拿出来一张纸,擦了擦腿上的血,然后又把沾了血的土用纸包起来,揣进兜里。免得因为在这里留了一滴血惹麻烦。

  收拾好了自己,我开始哆哆嗦嗦的划火柴,因为紧张,总是用力过猛,接连划断了七八根。

  我心里发慌:该不会一盒火柴用完了我都点不燃这堆火吧?

  后来我干脆捏着火柴头,用供香把火柴引燃了。然后扔进了遗物堆里。

  因为上面浇了菜油,那团火马上就烧起来了,而且越烧越旺。我闻到了一股焦臭味,于是捂着鼻子向后退了两步。

  这种味道让我想起死人来了。它随着浓烟冒出来,又向周围扩散,把我包围在里面。

  “嘿嘿嘿,嘿嘿嘿…;…;”不远处忽然传来了笑声。

  我吓得头皮发麻,猛地朝那边看去,却看到了两个绿色的光点,在树枝间飘来飘去。

  难道…;…;难道是煞?

  忽然,扑棱棱一阵响声,树上的两个光点动起来了,冲出树冠,向远方飞去,原来是一只被火光惊动的猫头鹰。

  在我们这里,猫头鹰又叫报丧鸟。有句俗语说,不怕猫头鹰叫,就怕猫头鹰笑。只要它一笑,就要死人了。

  刚才猫头鹰分明就是在冷笑,它在笑谁?二叔已经死了,不用它再报丧。难道…;…;

  我后背一阵发凉,难道是我?

  这个想法让我打了个寒颤,我再也不敢停留了。我把最后的纸钱拿出来,一股脑扔进火堆里。

  然后跪在地上,急匆匆的说:“二叔,咱们村你是回不去了,拿着这些路费,投个好胎吧。”

  这也是送煞的规矩,万事留一线。既然不许鬼魂回家,就要给他路费,让他去阴曹地府。不然的话,把鬼魂逼急了,有可能徘徊不去,在附近为非作歹。

  我烧了纸钱,就拄着拐杖站起来,转身要上桥。

  可是在那一刹那,我的身子猛地打了个哆嗦。我慢慢地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拐杖,是二叔的旱烟杆。

  我像是被毒蛇咬到手了一样,惊恐的把它甩到火堆里去了。

  我是第一次送煞,但是来之前做足了功课。听说有的煞不肯走,就会千方百计的跟着你。让你自觉不自觉的,就拿起一两件遗物回家。

  刚才的旱烟杆,是不是二叔做的?他让我精神恍惚了一下,忽略了这个特殊的拐杖?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把全身都检查了一遍,连那只背篓都扔进火堆里烧掉了。

  确定没有别的东西之后,我加快脚步跑到了送煞桥上,以我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然而,就在我跑到桥中央的时候,我停下来了。

  我又看到那只猫头鹰了,它正歪着头看我。

  我被它看的心里发毛,因为它的眼神很邪门,我好像正在被一个人盯着似得。

  “滚开。”我喝了一声,使劲跺了跺脚。